14人死亡暴露“水下怪兽”,揭秘俄军“打死也不说”的核动力深潜器AS-31

  • 时间:
  • 浏览:22

  【新民晚报·新民网】俄罗斯总统普京5日签署命令,向在1日科研深水潜航器事故中的遇难者追授“俄罗斯英雄”称号和“勇气勋章”。克里姆林宫网站5日发表声明说,普京当天签署命令,向在科研深水潜航器事故中的4名遇难者追授“俄罗斯英雄”称号,向其余10名遇难者追授“勇气勋章”。

  “这是没有武备的军用舰艇,却隐藏着俄军‘最高秘密’。”2019年7月1日,俄国防部直辖的AS-31特种潜艇出事,多名技术军官遇难,由于它有核动力,外界很容易将其与2000年俄海军多用途核潜艇“库尔斯克”号沉没联系起来。但与携带可以毁灭一支美国航母编队的“库尔斯克”相比,AS-31实在是“手无寸铁”,但美国海军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以AS-31为代表的深水测试平台成就俄海军一些独特的作战能力,“莫斯科并不想与我们在海面上角逐,他们渴望获得水下的权力。”美国列克星敦研究所军事研究员洛伦·汤普森如是说。

  

  图说:出事的深水研究总局局长布里亚托夫(音)

  被“切割”的事实

  鉴于俄国家杜马通过了关于国内军事报道的限制性法律,有关潜艇火灾的细节报道起先非常零散,甚至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直到7月4日之后,《俄罗斯报》《生意人报》《观点报》乃至最权威的国防部下属红星电视台才陆续披露相关情况,但重要细节仍进行了“事前切割”。综合各方面报道看,摩尔曼斯克当地时间1日21:33时许,有民间渔船在巴伦支海最狭窄处的科拉湾附近发现上浮状态的AS-31号艇,随即接到警报的俄海军及海警部门迅速出动,救援力量在大致两小时之间陆续赶到,但他们拒绝民间船只靠近现场。

  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蓄电池舱电路短路被认为是AS-31事故主要原因,专家认为,短路可能引起电缆外皮或变压器油燃烧,燃烧产生的烟经过通风装置在舱内扩散。有毒物质飘到其他船舱,艇员此时再作反应为时已晚。按照规定,每名艇员必须始终随身携带能在充满烟雾的船舱内坚持20分钟左右的呼吸装置。但出于某种原因,艇员们没能用上。报道称,值班人员让AS-31顺利浮出水面,挽救了托付给他们的潜艇。在此之后,它被送进考察队基地的船坞。

  关于起火后的细节,也就是海军常说的“损害管制”,俄国防部大多语焉不详,而各家媒体甚至对于潜艇究竟是潜航还是浮航状态下实施自救的表述都存在出入,因此令外界感到困惑。退役的俄海军潜艇兵阿纳托利·姆拉托夫推测,AS-31一下子死了十四名艇员,有媒体称他们全在蓄电池舱内被熏倒的,这并不符合情况,因为那里空间狭小,且不是执行任务或检修等状况下,那么多人挤进去没有道理,合理的解释是出事的蓄电池舱那个时候没有与邻舱迅速隔断,火势难以控制,鉴于扩散到邻舱,尤其邻舱的通风插板很可能处于打开状态,意味着明火遇到流通的新鲜空气,更炽热地燃烧起来,因此艇员只能做出牺牲局部利益的决定,对所有过火舱段实施封闭。

  神秘的总局

  按照公布的数据,死亡包括7名一级海军上校、三名二级海军上校、一名海军中校军医、两名三级海军上校及其他军官,包括两名获得“俄罗斯英雄”称号的高级军官。正因为他们遇难,导致外界对AS-31的身世产生浓厚的兴趣。据俄罗斯《军事历史》披露,AS-31及其使用者隶属俄国防部深水研究总局(GUGI),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外界至今都难以窥见全貌。

  

  1965年9月,正值冷战正酣,为助力海军开赴深海大洋,苏联国防部在第19中心基础上成立深水研究总局。半个多世纪过去,苏联早已解体,但该局仍是俄国防部最神秘的机构之一,组织编制和职能任务总是讳莫如深。大家只知道,从这里诞生的“苏联英雄”和“俄罗斯英雄”之多,与俄宇航员队伍不相上下,但这些人因何获得如此崇高的荣誉,却没有报道。原总局海底考察员兼试验员阿列克谢·基谢列夫卫生上校曾露过口风,“想进总局的人必须是军官,在潜艇里服役不少于五年,拥有三年‘自主’航行经验”。可上潜艇工作五年而身体没毛病的人很少,因此过关比例达到50:1。候选人先要去所在舰队的医务委员会接受深水潜水考核,再去舰队医院进行全面身体检查,接下来每年接受为期两周的住院检查,健康状况哪怕差一点点就会淘汰。

  也在该局工作过的俄海军军官弗拉基米尔·阿施克提到,总局负责“搜集有关敌技术设备的情报,警卫和维护深水通信线路,打捞试验或事故后遗留在水底的秘密技术设备的残骸”,其中水下通信线路维护范围从俄领海内的海底光缆延伸到近海海底光缆。同时,总局还开展水文学和地图测绘等工作。俄地缘政治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康斯坦丁·西夫科夫指出,总局制作的水下情况图,对潜艇尤其战略核潜艇至关重要,“核潜艇艇长与领航员要靠地图选择正确航线,占领预定阵位”,“这好比两支准备不同的军队对抗,其中一支拥有全套军用地图,而另一支只有小学用的地图册,后者无疑会被前者轻松辗压”。

  别小瞧“旋转木马”

  关于AS-31的身世,它是研究总局直属的八艘核动力深潜器之一,相关编制人员完全听从总局的安排。其中,AS-31属于10831型核动力深潜器,2010年服役。AS-31的耐压艇体采用昂贵的钛合金制造,由七个(一说六个)球型耐压舱串联而成,在艇体外壳和球状耐压壳之间填充有低可压缩物体,从而能承受巨大的海水压强。由于这个设计类似于俄罗斯传统动画中由多个小球构成的滑稽小马驹,因此又得名为“旋转木马”,当然如果采用音译,也能译为“洛沙里克”。

  

  

  图说:被拍到在水面航行的“AS-12”号核动力深潜器。环球网

  AS-31潜深可达6000米,但“长跑”能力不足,因此往往需要“代步工具”。俄海军就专门编有两艘特种核潜艇:第一艘为09786型特种核潜艇“奥伦堡”号(BS-136),由667BDR型导弹核潜艇级K-129号改装而成,2002年进入俄海军战斗编成。第二艘为09787型特种核潜艇“莫斯科郊外”号(BS-64),由667BDRM型导弹核潜艇K-64号改装而成,2015年进入俄海军战斗编成。公开资料分析,它们主要为核动力深潜器提供投送服务。俄军事网站Bmpd透露,2012年9月27日,“奥伦堡”号特种核潜艇曾搭载AS-31号的姊妹艇AS-12号,在代号“北海地理”的考察行动中抵达北极,此次考察目的在于要确定北极大陆架高纬度的划界,制作海底岩层样品,以证明罗蒙诺索夫海底山脉和门捷列夫海底山脉是俄东西伯利亚大陆板块的延伸。2014年,俄政府向联合国200海里以外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正式提交了此次考察的结果报告。俄“北海地理”考察委员会代表称:“在考察过程中,我们在2000~2500米深的海底钻了三个孔,提取三块岩心。三块岩心分别长60厘米、30厘米和20厘米。海底5米厚的淤泥,并没有影响我们提取岩心。”

  

  图说:外国情报机构根据推测绘制的“AS-12”号核动力深潜器。环球网

  从“AS-31事故”以及深水研究总局“格外受宠”可以看出,受国家经济拖累以及现实地缘政治环境恶化的影响,《2011-2020年国家装备计划》中受重视的俄海军不得不过起“紧日子”,所谓多艘航母充当骨干的“远洋海军”建设更多只是宣传,莫斯科已把捍卫海权的希望全部转移到水下,用前俄海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科罗廖夫海军上将的话说,“我们的精华在潜艇舰队”。的确,就在AS-31出事前后,5至6月间,俄海军核潜艇密集展开极地演练,拥有可毁灭一个大陆的导弹的“图拉”号(K-114)、“新莫斯科夫斯克”号(K-407)战略导弹核潜艇以及可摧毁航母的“北德文斯克”号(K-560)多功能核潜艇神出鬼没,有时甚至与北约舰艇“捉迷藏”。在俄罗斯与北约在北极持续紧张对立的背景下,这类活动就显得格外特别。

  目前,俄军在毗邻国境的海域拥有相对发达的基地网络和众多驻军,但欠缺的是基础海洋研究数据,这是苏联解体后国家长期萧条造成,如今恢复也需要实践。在此情况下,俄海军只能更多地出动核潜艇进行水下战备巡航和实战化演练,同时安排深水研究总局的核动力深潜器在预定航道和战区水下测量,才能为可能的作战行动做好各种准备,因为新式和改装后的设备和武器系统,其真实战斗性能需要进行检验,否则难以发挥应有作用。(新民眼工作室 吴健)

  我要爆料

  联系电话:021-22899999

  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